寒门难出贵子,我们该怪谁?

近年来,有关中国社会各阶层间是否已经形成壁垒并阻碍代际流动的问题,广受社会关注,寒门是否再能出贵子?关乎到每个家庭的命运,一些家长为了子女的教育,不惜高价购买学区房,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有更大的成就。这真的能改变命运,爬上更高的阶级吗?换种说法,教育真的能改变命运吗?

有这么一个故事,英国有一个从小没有上过学的穷苦工人,他到十几岁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一直很渴望学习。每到下班的时候,别人都去喝酒,而他则利用下班时间去自费接受了英国的公立教育(给穷苦人的教育)。两年后,他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21岁那年,他学会了写信。后来,他和一个大自己很多岁的女仆结了婚,生了孩子。然而不幸的是,他的太太去世了,他只能自己把孩子养大。

因为他在矿上工作,经常发生矿难,他就研究发明出了安全灯。但是,当时英国一个叫戴维爵士的科学家,也发明了类似的东西,为了争夺发明专利,他们打了很多年官司。由于戴维博士的名气太大,结果也就不了了之。

难道他永远只能在底层社会呆在吗?并没有,他没有计较这些得失,一心做自己的工作,和自己儿子一起上学读书。他就是史蒂夫孙,后来人们把他称为火车之父。

可见教育真的能让一个人脱离已有的阶级,可是为什么现在有许多人仍然说寒门难出贵子呢?

如今的社会,是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信息大爆炸,也有知识经济让每个人都可以便利获取知识,但是知识经济也拉大了底层阶级和富人阶级的距离,知识是要用钱来购买的,富人可以请各方面的精英成为自己孩子的家教,上贵族学校。但是,穷人却没有这个资本,大多数有能供养孩子上大学的能力,却没有让孩子学习其他在课外知识的余力。这种教育资源的不公平是无法否认的。

在教育资源不平等之下,更让人可怕的是教养方式得不得当。不可否认的是,家庭出身的阶层流动很大程度会影响教养方式。教养方式是家庭日常生活自然而然地流露,与家庭氛围密切相关。教育出来的小孩大多数会形成两种类型自然成长类型和协作培养类型。自然培养的孩子强调培养孩子的认知能力,而协作培养类型则更注重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训练。底层家庭由于没有足够的资本,无法满足孩子综合素质发展的要求,要么就任其自然发展,要么就强行干预孩子的发展,在与孩子的互动当中以命令的口吻与孩子缺乏互动。这两种产生的疏远和排斥都会影响亲子关系不说,孩子性格也会变成服从型,领导能力减弱,对孩子未来发展产生阻力。而富裕阶层,注重发展孩子各方面能力,眼光和格局都比穷人孩子高,他们与孩子也会更加理性的沟通,孩子在为人处事方面高人一筹,领导能力卓越,他们相对更能在社会中发展。

那种因为教养方式的缺陷导致命运难以改变的人,又会因为传统观念的影响,认为自己是因为家长没有管教或过多约束而在教育自己孩子也会避开一种而挑选另一种,后代也就在二者之间循环。

在教育资源不平等与教养模式的双重作用下,寒门学子发生死循环,寒门再难出贵子也就不难理解了,富人也会因为教育孩子方法得当,后代有能力继承父母的资源,再次发展,抢占更多的社会资源,进一步压榨寒门的资源,从而就形成了寒门难出贵子的局面,而且这种情况将会越来越严重。

首页社会